文远知行韩旭:你们看到的自动驾驶还只是「冰山一角」

从密苏里大学终身教授,到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的首席科学家,再到自动驾驶创业公司文远知行 CEO,依靠技术能力成长的韩旭,同样在用技术思维与理念影响着这家公司。

文远知行在同类自动驾驶创业公司之中似乎一直很「普通」。但今年却似乎突然加速,今年 5 月,文远知行首次对外公开旗下无人驾驶车队超 100 辆规模,将进入到新的发展阶段。

「耐得住寂寞」也许是这一类长线技术公司必须要有的品质。但在攀登珠峰的过程中,总要「沿途下蛋」不断的商业化来实现保证资金与动力,但这也很容易让一家还在「求生存」的创业公司忘记自己的初心。

但因为韩旭对于自动驾驶技术的偏执与坚持,文远知行似乎是一家很少「分心」的公司。除了需要庞大的资金去实现那个终极目标之外,他更焦虑的是「自动驾驶的叫好不叫座」。这似乎也是他快速的推进落地,希望「给用户创造价值」的缘由之一。

「多则五载,少则三年,三亿到五亿美元,我们能把它做出来。」他对技术成长的预判看似是张狂的,但却也是坚定的,这也许正是文远知行的优势。一种源于对自动驾驶技术、对未来趋势的坚定。

谈到他下半年的目标,他希望「让自己加速成长,成为一个成熟的 CEO。」在极客公园和 B 站共同举办的 Rebuild 2020 Move on 活动上,文远知行 CEO 韩旭为我们讲述了他的初心与思考,以及他坚信的那个蓝图,甚至是自动驾驶真正会颠覆的场景。


以下为 Rebuild 2020 大会演讲精选实录:

管理无人驾驶出租车团队是一种什么体验?

韩旭:目前,你在广州黄埔区下载一个软件叫 WeRide Go APP 就可以打自动驾驶出租车,广州因为文远知行也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有完全开放的,可以用软件呼叫的自动驾驶出租车这么一个城市。我们最近在广州黄埔区布置了 100 辆自动驾驶出租车,他们在日日夜夜的测试和运行。

我们常说一句话,偶尔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只做好事,不做坏事。运营就是这样,必须技术有足够的底气才敢运营。

最近有些记者去坐,确实有不完美的地方,有些记者说得很形象,一个急刹车差点碰到屏上,我也觉得非常惭愧,我把这段话贴到我们群里,我说看到第一反映是自豪,第二反映咱们的活不够好,让人家差点去亲屏幕,所以还是要提高的。

中国目前的法律法规要求自动驾驶测试前面一定要有个安全员,我想技术的稳定性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真正能够足够自信的把安全员移下去。但是我们相信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在未来三到五年内把安全员移去而且开始做大规模的运营。


自动驾驶技术到底难在哪?

韩旭:这事像星辰大海,Space X 往上打卫星或者往上载人,我觉得自动驾驶难度上一点都不逊色他。

一个芯片做到普通民用级的芯片是容易的,做到航天级的军事级的芯片可能价格会差几十倍,几百倍,就很难。Space X 实际上也给我们一些启示,Space X 实际上用了民用级的 X86 的芯片,没用航天级的芯片,但是用了好几个,然后达到高稳定性。我们也在努力的做这些方面的工作。

光速限制了我们自动驾驶开得有多好,你能想像吗?这不是三体,这是真实的事情。因为激光雷达现在是 20 赫兹,我有次跟激光雷达公司禾赛的创始人 CEO 李一帆谈,我说哥们你能不能让你的帧率更高一点,他给我的回答很幽默,他说你能让光速更快一点,我就能让我的帧率更高一点。

比如我们在幻想,实际上很多事情可能都是真实发生的,比如说鸟屎下来把激光雷达给污了怎么办,我们和战略投资人 Johnson Electric 在合作,去做清洗激光雷达的系统。

技术方面我真的不是特别的焦虑,因为只要找到足够聪明,有使命感,愿意坚持的人他就一定能做出来,我觉得这么伟大一个公司应该是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撑他运行,这是我最焦虑的地方。当然更焦虑的是,自动驾驶的叫好不叫座,我们为什么拼尽全力的往前推商业落地,就是因为这东西和简单的技术展示还不一样,他最终是要商业落地,能够给用户创造价值的。


自动驾驶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

韩旭:首先它很复杂,要做难的事情就一定要花很多钱,因为能解决这些难事的人,一定你要找全球,甚至整个人类里面最聪明的人去做。但最聪明的人就有很多选择,他可以去华尔街当基金经理,也可以去大公司去当高管,为什么来你的创业公司?那你就真的是花大价钱把这些人搞到,所以人力成本是最重要的。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