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的」黄峥和长满「青春痘」的微信|极客一周

图片来自网络

隐秘的真相

据说,最近一周网上有三大未解之谜:《隐秘的角落》终极 Boss 到底是张东升还是朱朝阳、瑞幸退市之后咖啡补贴券是否能继续使用,以及最重要的,腾讯和老干妈的「真假广告」事件到底是乌龙事件还是联手营销。

近日,腾讯以拖欠广告欠款,冻结老干妈超过 1600 万元资产新闻曝光后,后者以「不知情已报警」的反馈逆袭成功,完成剧情反转,警方的「三人诈骗」公告将舆论推向高潮。一时间,吃瓜者众。

以后发制人闻名的腾讯公关,用「企鹅傻白甜」和「抽奖送老干妈」四两拨千斤,化负面于无形,让整个网络「洋溢着欢乐的气息」。

欢笑归欢笑,「老干妈」事件背后有两个疑点让人细思极恐:三个人的诈骗团伙就能让偌大的腾讯贡献出 QQ 飞车游戏价格超千万的广告流量,腾讯的法务部门也是「傻白甜」吗?什么样的公司,能让司法部门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冻结对方超过千万元的资产?在疫情的当下,如果不是老干妈这样的实力派,不要说千万元,即便百万元资产被冻结,都可能将一家公司直接拖垮。

面对号称「南山必胜客」的腾讯公司的霸气,有好事者又翻出了当年「3Q 大战」之际,深圳警方远赴北京跨省出击,360「红衣大炮」周鸿祎避走香江的往事。

7 月 2 日,随着港股走强,腾讯市值突破 5 万亿港币,超过了老对手阿里——万亿市值显然不是「傻白甜」能造就的。

此次事件,腾讯赚了口碑涨了股价,老干妈提高了销量,群众赢得了「笑果」,完成了违反能量守恒的三赢局面。真相么,早已不重要了。

《隐秘的角落》结尾,导演打上了「献给童年」四个字,因为他知道童年最大的敌人,就是真相。

焦虑的黄峥

有一种说法,互联网公司一年相当于传统公司三年,这一方面说的是互联网公司的速度,一方面说的是互联网公司的组织成长之快。这一点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犹有甚之。

7 月 1 日,拼多多创始人兼董事长黄峥宣布进行新一轮组织架构升级。他本人将不再担任 CEO,但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一职。由原 CTO 陈磊出任 CEO。在致全员信中,黄峥表示将拿出个人 7.74% 的股权,给到拼多多合伙人集体,如果按照目前 1000 亿美元的市值估算,约 77.4 亿美元。

黄峥今年 40 岁,根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显示,几天前,他的身价刚刚达到 445 亿美元,超过了马云,排在中国第二。相比于马云在创业 14 年之后交出 CEO 位置,黄峥的「退位」恰好用了前者的三分之一的时间。

「团队的快速扩张,业务的高速增长和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都在催促我们进一步迭代升级我们的管理团队和公司治理结构。」黄峥在致全员信中写到。

组织的内部变化,往往是对外部环境变化的反应。从 2018 到 2020,上市 2 年的拼多多,除了「百亿补贴」,似乎没有更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产品、业务层面的创新,更多的是过往战略的继续执行。

当下,外部环境剧烈变化。一边是阿里、京东的围剿,一边是抖音、快手等掌控流量的直播电商的追赶,作为曾经的搅局者,拼多多也焦虑了。

极客公园在《黄峥「退一步」,拼多多「进一程」》中详细分析到,拼多多解除焦虑的解决方案有两个,一是加强「C2M」,试图掌控「源头好货」;一方面是利用 AI 和数据,更好的为用户推荐合适的商品,将用户留在拼多多平台,希望后者并不仅仅是薅完「百亿补贴」的羊毛就走。

如果要概括黄峥现在的焦虑,可以从 2018 年的致股东信中找到线索——「拼多多是一个平台,也是一个由众多用户、商家、平台管理人员/运营人员、平台基础设施和服务提供商,一起组成的一个互相依存的社区。」看得出来,他并不是站在一个商业机构的角度去看问题,而是站在社会的层面来看拼多多。当下,他想在社会发展的浪潮中,寻找拼多多的位置,继而找到拼多多发展的方向。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