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掉赛灵思,AMD 终于要和英特尔硬碰硬了

芯片巨头们的中年危机汹涌而来。

随着摩尔定律的逐步失效,消费级计算机芯片的市场发展速度放缓,趋于停滞。过去主要专注于 PC 芯片的巨头们,纷纷开始给自己「找出路」。

英特尔将旗下本就极为宽广的产品链拉得更长了。除了 PC 和服务器芯片,它还开始加注 AI 和物联网。英伟达则在上个月宣布将收购 ARM,希望通过整合更上游的芯片技术,增加自己产品发展的可能性。

AMD 也不甘落后。上周,据华尔街日报报道,AMD 正与门阵列芯片(FPGA)制造商赛灵思(Xilinx Inc.)进行谈判,寻求收购后者。根据赛灵思当前股价估算,最终的交易金额可能会超过 300 亿美元,规模不亚于英伟达对 ARM 的收购案。

如果交易最终落地,意味着 AMD 将以更激进的姿态进入云计算、AI 等前沿领域,探索更广阔的蓝海。它与英特尔的竞争也会愈演愈烈。


芯片厂的中年危机

过去 10 年,整个 PC 行业经历了「失去的 10 年」。

从 2010 年开始,全球 PC 出货量在波动中连年下滑,PC 处理器以及显卡市场自然也随之萎缩。尽管各家采取了一系列手段,比如提升产品定位,提高售价,试图维持自身收入增长,但整个行业的大趋势已不可逆转,围绕 PC 展开的芯片产业很难再爆发出巨大增量了。

这个市场里,英特尔和英伟达分别坐稳了 CPU 和 GPU 市场份额的头把交椅,而 AMD 则是在两个领域都扮演着「老二」的角色。

AMD 在 CPU 和 GPU 领域都有长久耕耘|AMD

对三家公司来说,「中年危机」都是一个绕不开的大难题。移动设备时代,以苹果和华为为代表的设备厂商,都开始寻求自研芯片。它们找 ARM 买方案,自主设计芯片,然后找台积电代工生产,完美绕开了芯片厂。传统芯片大厂在移动时代失去了话语权,而且随着 ARM 架构的流行,这样的模式甚至开始「反噬」PC。6 月,苹果宣布将在 Mac 上逐渐弃用英特尔芯片,转而使用自研的 ARM 芯片。

最近两年,英特尔因为坚持采用 IDM 的芯片制造模式,自己负责芯片设计、制造的全部流程,导致芯片制程工艺迭代不断延缓。在制程工艺上被台积电、三星等芯片代工厂后来居上,甩开了一个身位。今年 7 月,英特尔在财报会议上宣布 7nm 芯片在试产过程中良率较低,将延迟半年到一年,直到 2022 年底才会正式发售。这一消息,使英特尔的股价在一周内狂跌近 20%。

AMD 早早放弃了自主设计、生产的「大包大揽」模式,与台积电合作,推出了工艺领先英特尔的产品。过去一年多时间,AMD 在 X86 架构芯片领域的市场份额,从 23% 一路飙升至 37%,股价也在过去一年里翻了 1.8 倍。7 月底,AMD 市值首次超越了英特尔。

这样的「逆袭」,并不代表 AMD 就此咸鱼翻身,因为整个行业的前途并不光明。但飙升的市值,却给了它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蛇吞象」的收购

单纯从现金储备上来说,AMD 并不具备收购赛灵思的能力。

赛灵思并不是一家简单的小公司。它的主要产品 FGPA 芯片是一种可编程的 SoC。这种可编程的特性,让 FGPA 芯片能够反复重新编程,以适应不同类型的计算工作,为很多细分功能的芯片提供原型设计支持。

FGPA 芯片技术目前主要应用于云计算、5G 通讯、雷达等领域,已经有比较成熟的应用市场。更重要的是,它在很多分散计算场景里都有应用潜力,比如车载系统、工控系统、视频编解码加速卡等等……未来潜力巨大。

作为全球最大的 FGPA 芯片制造商,赛灵思与腾讯、阿里、亚马逊、华为等巨头都有业务往来,占据了整个市场大半的份额。赛灵思 2020 财年营收约 31 亿美元,其中最重要的客户就是华为。据分析师估计,来自华为的业务收入,可以占到赛灵思总营收的 6%-8%。

这可能也是赛灵思愿意委身 AMD 的重要原因之一。过去一年,由于美国政府针对华为的技术出口禁令,赛灵思的业务受到了不小冲击。2020 财年第四季度营收相比去年同期下跌 9%,净利润下跌 20%。而 AMD 恰好刚刚获得了美国商务部的许可,能够向华为供货,如果这桩收购案成功落地,赛灵思也将有望恢复对华为的供货。

周旋于政府、客户、竞争对手之间,赛灵思需要更大的筹码,为风雨飘摇的未来护航。对 AMD 来说,收购赛灵思则意味着更广阔的前景和更多的可能性。两家联手,与其说是收购,其实更像是合并。

赛灵思已经是 FGPA 领域最大的公司|Xilinx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